1. 首頁
  2. 科技

馮鑫涉嫌犯罪被捕,他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態℃|下一個賈躍亭?馮鑫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1529天,四年兩個月又一周。

這是暴風市值從400億跌到20億的時間長度,也是馮鑫從巔峰到被強制措施的距離。

眼見暴風起高樓,眼見馮鑫宴賓客,也眼見他陷縲紲。

這一晚,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

7月29日開盤,暴風集團直接跌停,總市值18.68億。

這源于7月28日晚間馮鑫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的消息。當日晚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截至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公司管理層將加強管理,確保公司的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同時,公司將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及應急預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項經營活動平穩運行。”

態℃|下一個賈躍亭?馮鑫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不過,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的具體原因并沒有公布,公司稱“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不過,據第一財經等媒體報道,馮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共同發起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馮鑫在此項目的融資過程中或許存在行賄行為。

事情發展到至今,不僅是馮鑫本人,暴風集團也因業績虧損嚴重,面臨著退市危機。

天眼查風險顯示,此前暴風集團被列為被執行人80次,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6次,股權凍結1次。

態℃|馮鑫涉嫌犯罪被捕,他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7月24日,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了兩份執行裁定書,裁定書提到,人民法院通過財產調查系統對暴風集團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股權及其他財產進行調查,未發現暴風集團有其他可供執行財產。

態℃|馮鑫涉嫌犯罪被捕,他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已經終止關于暴風集團的2樁案件執行程序,將其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禍不單行的是,暴風集團財務數據和經營情況已經極為不堪。

2019年上半年,暴風集團預計虧損2.3億元–2.35億元。2018年度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0.24億元,公司存在2019年上半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為負的風險,其股票或將被終止上市。

目前,尚不清楚馮鑫被強制措施是否會成為壓垮暴風集團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暴風確實已經站在了危險的邊緣線上。

金融爆雷 埋下伏筆

態℃|下一個賈躍亭?馮鑫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遙想2015年3月,彼時暴風初上市,最初發行價為7.24元;隨后40天里暴風經歷了36個漲停,股價曾一度達到327.01元,大漲44倍,被市場稱為“妖股”,市值也一度超過400億元。

當時,有媒體稱,暴風內部因此誕生了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翁、66個百萬富翁,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本人賬面身家也超過百億。

在上市現場,馮鑫說:“暴風會展開嶄新的未來,讓暴風享受A股,讓A股享受暴風。”

從400億到目前的境界,暴風經歷了什么?

雖然公安機關尚未披露具體細節,但多家媒體都把矛頭指向了2016年的一次資本收購。

當年版權大戰轟轟烈烈時,暴風體育決定收購一家擁有意甲、英超、西甲等世界頂級賽事版權的海外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但那時的暴風體育僅僅只拿到2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要收購估值10余億美元MPS看起來是不可能的事。

態℃|馮鑫涉嫌犯罪被捕,他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2016年5月,暴風集團發布公告,宣布暴風集團子公司暴風投資與光大資本及其關聯方設立產業并購基金的方式,出資52億元收購MP&Silva Holdings S.A.(MPS)股東手中65%的股權。

這是一場杠桿游戲,光大資本、暴風集團與各合伙人簽署了相關協議,成立浸鑫基金。其中,光大資本出資2億元,光大浸輝出資6000萬元,意圖撬動其他出資方的50億元。最終招商銀行出資28億元,成最大出資方。

天眼查信息顯示,除了暴風投資、光大資本、光大浸輝之外,浸鑫基金還有11家LP,背后的出資方包含招商銀行、華瑞銀行、東方資產及云南、貴州省國資等。

按照當初的協議,暴風集團和馮鑫為光大資本的投資兜底,承諾MPS收購后注入上市公司,而光大資本等組局者又作為GP承諾,將在基金虧損時,補償優先級投資者招商銀行的本金和保底收益。承諾了35億的差額補足義務。同時,暴風集團承諾將并購浸鑫基金投資的項目,同時也向浸鑫基金的其它LP提供回購承諾。

然而MPS被收購后不久,公司經營陷入困境,兩年半后,也就是2018年10月17日,經FFT申請,英國高等法院下令將MPS進行破產清算。

這意味著光大證券、招商銀行、華瑞銀行、鉅派投資等機構、眾多投資者的52億元打了水漂,同時也將暴風拖入困境之地。公告顯示,該交易導致公司產生了1.4億元的權益性減值及4800萬元的壞賬損失。

MPS破產后,相關基金已于今年2月25日到期,招商銀行對光大證券展開訴訟,要求光大資本履行兌現35億元差額補足義務。

2019年5月,光大證券旗下公司光大浸輝和上海浸鑫又起訴暴風集團,要求后者及馮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約7.5億元人民幣的損失。光大方面稱,自己之所以兜底債務,是因為“暴風集團承諾回購MPS股權”。據投中網報道,如果暴風輸掉了和光大證券的官司,將負債30多億元。

《財經》報道稱,馮鑫應當是涉嫌經濟類刑事犯罪,其被采取強制措施最有可能與其投資合作的光大旗下MPS項目破產有關。

暴風集團曾在5月8日公告稱,2016年3月2日,該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馮鑫與光大浸輝簽署協議,浸鑫基金初步交割MPS股權后,根據監管規則,雙方應盡合理努力盡快進行最終收購,原則上最遲于初步交割完成后18個月內完成。在符合約定條件的前提下,若18個月內未完成收購,暴風集團需承擔賠償責任。

但暴風集團稱,浸鑫基金完成初步交割后,監管環境發生較大變化,MPS經營也陷入困境,不具備持續經營能力,無法進行收購。

這不是馮鑫第一次犯下此種錯誤。

此前為了發展VR業務,馮鑫曾在暴風魔鏡的B輪融資中與投資方中信資本簽訂“對賭”協議:如果暴風魔鏡2020年沒有上市或被并購,馮鑫要個人兜底、回購股份。

面對日漸蕭條的VR產業,中信資本選擇提前撤資。為了不給暴風集團造成負面影響,后來馮鑫以自有資金償還了5000萬元,但由于其個人股票都已被質押,無力償還剩余的4000萬,中信資本在2018年申請凍結了馮鑫的327萬股股份。

此外,據媒體統計,從2015年底開始,暴風就參與到了數支產業基金中。如和歌斐資管成立5億元基金“暴風鑫源”,與中信資本、平安信托等機構合作,成立了上海雋晟并購基金,基金總規模6.84億元。這些基金“以小撬大”,可以為暴風業務輸血。

追逐風口,錯失良機

態℃|下一個賈躍亭?馮鑫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在2015年5月23日成功上市后,馮鑫回老家“閉關”十多天,再出現時,提出了“DT大娛樂”戰略。

他表示,暴風科技將從一家網絡視頻企業全面轉型,成為DT時代的互聯網娛樂平臺。并在當年完成了VR、TV、秀場、視頻、文化等五大業務的布局。

馮鑫當時說,“以前暴風科技的天花板是中國互聯網視頻公司估值都在百億美金以下,而暴風上市后面臨一個機遇期,能夠讓暴風科技沖破視頻領域,去做更大的事。”

之后暴風將“DT大文娛”戰略升級為N421,要依托PC、手機、VR、TV4塊屏幕,打造2塊以影業、體育為核心的內容再生平臺,并以DT這1項核心技術打通平臺與服務,為用戶提供個性化的互聯網娛樂服務。

而這種經營思路也被外界稱為樂視的翻版。

而為了快速完成生態搭建,馮鑫的策略是不停地買買買。

除了在體育上收購MPS,2016年3月,暴風拋出了31.05億元的高額定增公告,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甘普科技100%股權、稻草熊影業60%股權、立動科技100%股權。收購金額分別是10.5億元、10.8億元以及9.75億元。而上述三家公司當時總資產只有2.19億。

對于這筆這樁收購案馮鑫勢在必行,稱要“為世界創造新娛樂”,并在某次發布會上高唱《野子》,巧的是這首歌賈躍亭在此前剛唱過不久。

但不利消息傳來,由于高估值以及影視行業并購監管的收緊,這筆收購被證監會問詢,隨后否決了這次重組。

更得不償失的是,因為上市后一直忙于各種“買買買”,錯過了2015年上市后再做股票增發融資的最佳時機。后來馮鑫反思,“股價最高時,我們是主角,卻表現得像個吃瓜群眾。”。

此后,從2015年到2019年,這四年來,暴風前后共三次提出定向增發融資計劃,均未獲批。馮鑫后來反思稱,失誤主要在于,“自己和團隊對A股資本市場是零經驗,對不同屬性的錢不理解”。這導致公司在資本運作方面。”

此外,在影視產業并購失敗后,馮鑫又開始全身心投入的VR行業,雖然當時的暴風魔鏡紅極一時,但由于整個產業的降溫,也讓其VR業務受挫。而由于沒有完成“對賭”協議,馮鑫以自有資金償還了5000萬元,依然欠款4000萬元。中信資本因此在2018年申請凍結了馮鑫的327萬股股份。

而這一系列的不成功除了錯失了最佳的定增融資機會,也給暴風的資金鏈緊張以及馮鑫本人的債務危機埋下炸藥。

All for 暴風TV

態℃|下一個賈躍亭?馮鑫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由于VR影業以及體育等業務的萎靡不振,2018年年初,馮鑫發了一封內部信,明確表示,暴風集團2018年戰略是All for TV,聚焦TV業務發展。

他表示公司未來3年都要做電視,還親自擔任了電視業務部分暴風統帥的首席產品官。“2018年到2020年,我們內部和對外只說一件事情,就是暴風電視。”

馮鑫對互聯網電視一度躊躇滿志。“我們希望VR和TV兩塊屏,下一個時間點給暴風獲得一億規模的用戶平臺,這樣的用戶平臺更有價值”。

但為了和那是的行業老大樂視競爭,暴風TV把40寸電視定價為999元,馮鑫曾經稱,暴風每臺電視會虧3、400元,這也使得產品一直處于虧損售賣狀態。

2018年中,馮鑫接受采訪時表示,他的目標是2018年暴風TV賣出200萬臺,到2019年,就能進入大規模盈利的狀態。但是根據暴風集團此前的公告,暴風智能電視2018年銷量只有約70萬臺。

此外,隨著小米、華為等資本實力和資源雄厚的企業入局,海信、長虹等傳統電視企業的發力,互聯網電視領域市場競爭更加激烈。

據暴風集團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暴風TV虧損高達11.91億元,流動資產為4.1億元,流動負債16.6億元。

媒體報道,5月20日,暴風TV有高管在工作群中稱:“由于融資進度問題,公司決定所有人員遣散,后續問題公司統一回復。”隨后多名暴風TV員工赴總部討薪。

3天后,暴風集團發表了一則澄清公告,稱“暴風智能業務仍在正常經營,為優化結構、控制成本,暴風智能對行政、線下銷售等部門進行了調整,技術、產品運營等核心部門不受影響。”同時,“暴風智能已經搬離該地址,新的辦公地址已投入使用。

但暴風TV CEO劉耀平在6月3日曾對媒體表示“公司賬面上一分錢也沒有了,無法解決欠薪問題。”

這個被馮鑫給予厚望的業務最后也以一地雞毛收場。

落寞收場

態℃|下一個賈躍亭?馮鑫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2018年7月,馮鑫曾做了兩個小時近9000字的自我檢討。

他在檢討中反思道:他不能將暴風集團的失誤歸結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錯誤都來自自己,怪自己沒有資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沒有業務嚴謹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時候膨脹,壞的時候蒙混過關……

在暴風最輝煌的時候,馮鑫本人賬面身家也超過百億。然而時至今日,公司不僅業績虧損嚴重,面臨著退市危機,其本人也因涉嫌犯罪被采取強制措施。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在馮鑫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后,一位曾經暴風的老員工在朋友圈感慨。

朋友圈中也不乏對馮鑫表態支持者,比如蔡文勝。

態℃|馮鑫涉嫌犯罪被捕,他和暴風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凌晨兩點11分,蔡文勝發朋友圈說看到馮鑫出事心里非常難受,“暴風影音免費服務過無數用戶,馮鑫也成就過很多人,讓很多機構和股東都賺錢過。”

蔡文勝說,雖然馮鑫走了彎路,“相信他一定會重新起來的。”

嗯,相比賈躍亭,至少馮鑫沒有跑路。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欢乐捕鱼达人 时时彩挂机方案 奔驰宝马破解无限金币 新疆时时计划 中国象棋真人对战单机版 11选5压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财神捕鱼app官方下载 时时彩平台骗局 财神国际棋牌游戏下载 梦幻西游打115宝宝装备赚钱